Itangible

圈子杂,脾气暴。
Djen(t)2ic enemy (已解散)鼓手

【智司x三桥】友谊地久天长

“嗯?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和智司酱?”


三桥直起身,拨弄几下被片桐智司揉得乱七八糟乱的卷发,伸直手臂想抵住墙做一个帅气的姿势,却因为距离过远趔趄了一下。


“咳,那个啊,怎么说呢,要怎么形容才好呢。”


他给了镜头一个贱兮兮的笑:“因为我实在太有男子气概了,决斗之后那家伙被我迷得不得了,得我发起了激烈的攻势,虽然我………”






———————————————




三桥贵志和片桐智司是认识的,我是说,他们在三桥决定成为不良之前就认识。




是那种,关系亲近的朋友因为其中一方不知不觉成为不良,所以二人的生活和关系也逐渐拉开距离的俗套剧情。




“喂,是谁打了相良?”


久别重逢的开场白,冷漠到让人觉得生气。




是他打的又怎么样?片桐没认出自己吗?还是说认出了却根本不在乎从前的过往呢?


“是我”


“别撒谎啊,明明是我打的啊”


“混蛋你干嘛撒谎 显得自己很厉害啊”


“不 我本来就厉害 但是那家伙突然从背后用挺结实的木头打我”


“但是啊 但是事实就是你被这家伙打趴下了啊”


“没有那一击的话,我才不会被打趴下”




片桐有点头疼,果然和三桥搭上关系的事情都没办法严肃认真的发展。


“你们给我闭嘴”




片桐智司倒是很想再看一会儿,但身后的不良们已经开始躁动了。




嘶……


真是不留情面的一拳啊




事情自然不能就这样结束,毕竟三桥和那个刺猬头小子是惹上了更后面的人,不管怎么说表面上还是要经由冲突才能慢慢形成平衡…所以三桥的约架他当然会去。




傍晚,天有些阴沉,看起来要下雨的样子。


三桥坐在仓库的集装箱上,等待片桐赴约。




单挑真的能赢吗…


嘛!实在不行就打感情牌!反正不会死,最多就是被打到下不了床……




“喂。”




三桥超声源看去,一时间因为失去先发制人的机会而有些懊恼。




“三桥,你是什么时候…”


果然还记得我,三桥心情轻飘飘的,开心的莫名其妙。


不等片桐把话说完,三桥就打断了他:


“我可不是像你一样不知不觉变成不良,而是突然决定要做不良的!你听得懂吗?就是某天突然起了念头‘啊!我要做不良’这样才变成不良的!”


“果然还是…老样子啊”


片桐有些想笑,无奈的抱怨了一句,走向那些矮一些的货物边坐了下来。


失去良机的三桥见他没有要动手的意思,便从集装箱上跃下,坐到片桐的旁边,大概是一米左右的距离,如果片桐突然出手他也有反应的机会。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从傍晚聊到太阳完全下山。气氛并不热烈,但也不至于凝固到让人觉得不自在。






“既然只是叙旧的话,也没有别的可以说了,我和伊藤以后会尽力不和开久的人对立,你也好好管教一下开久的不良吧。”




虽说是’矮‘货箱,但对三桥来说也不算是特别矮,他用手撑着货箱边缘,从上面‘跳’了下来,说:


“那就先告辞了。”




片桐待在原地没什么表情,看着三桥走到仓库门口才开口:“下雨了,等雨小一点再走吧。”




三桥没有理会,径直走进雨里,却因为一道闪电后撤了几步。




“噗。”


果然是真的除了发型以外一点都没变,片桐发现自己今天忍不住笑的次数直线上升,甚至有种穿越感,就好像回到了二人还是挚友的那年。




“操。”三桥黑着脸骂了一句,大步走向片桐,发泄起了忍了半天的不满:“你特么笑什么啊,看不起我吗?不良就不可以害怕打雷吗?太苛刻了吧!对不良也太苛刻了吧!不良也是普通人啊!更何况是对打雷有心理阴影的老子我呢!难道说……”


“轰隆—”






(原本这里应该会出现一辆“因为三桥怕打雷还怕鬼所以俩人聊着聊着就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抱在一起然后嗯嗯啊啊”崭新的三轮,但是因为一些不可言说的原因所以这一段流产了)


要怎样才能看到更下面,把手机往下移吗(;_;)

便宜小狗:

好了,我可以躺下看剧了

痣没画,意念填上

毛绒玩具

糟糕啊

或许五十岚x三桥会很好吃呢


双胞胎真香

【开久组】paotner确认关系指南


标题:Body Buddy(身体伙伴/pao友关系)


cp:开久组(片桐智司/相良猛)斜线有意义


分级:NC-17


注意:私设巨特么多,ooc也是贼特么ooc,瞎瘠薄写我巨爽。


简介:背景与原著相同,片桐和相良某天发生了一些争执,却莫名其妙的炮了,然后二人变成了pao友+搭档的关系,本篇主要描写确定关系的那次嗯嗯啊啊。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07747020651609

【伊藤x三桥】关于把话唠吓成无口的应用实验学术研究报告(2)

标题:关于把话唠吓成无口的应用实验学术研究报告

cp:伊藤真司/三桥贵志(斜线有意义)

分级:NC-17

注意:私设有,双向暗恋,极度ooc,瞎瘠薄写只为了自己爽。

简介:背景与原著相同,剧情从伊藤的迪奥酱被毁开始。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07573653255705



到这儿就完球事儿了。

我有说这篇是pwp一发完吗…?

嘛…反正现在我说了。

【伊藤x三桥】关于把话唠吓成无口的应用实验学术研究报告(1)

标题:关于把话唠吓成无口的应用实验学术研究报告

cp:伊藤真司/三桥贵志(斜线有意义)

分级:NC-17

注意:私设有,双向暗恋,极度ooc,瞎瘠薄写只为了自己爽。

简介:背景与原著相同,剧情从伊藤的迪奥酱被毁开始。





“你不会是吃醋了吧?因为迪奥酱。”(1)


伊藤真司气得有点头疼,手掌搭在三桥贵志后颈上,想用力却又狠不下心来。




“吃醋?!?你疯了吗!一辆丑兮兮的摩托车?我吃它的醋干嘛?我是章鱼吗?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形象吗?你把手放下!你为了一辆摩托车就要对朝夕相处的搭档动手吗!”




三桥贵志理不直气也壮,冲着伊藤真司吵嚷着。




“………唉”


伊藤真司盯着三桥贵志的脸,片刻后只是叹了口气,便转身走了。




“干,干嘛啊…这个章鱼海胆头……”




事情的发展确实有点超出他的想象范围,不过理子的打工提议倒是让三桥贵志缓解了些许愧疚感。




“赚钱还是很轻松的嘛~”


欺压勇田的打工日常结束,三桥贵志扯了扯领口,制服领结被扯的凌乱了些。




他伸手把open的牌子翻到closed,准备换衣服回家,这时却有人推开了店门。


“不好意思,我们已经…”


三桥贵志话说到一半,抬眼看到的却是熟悉的海胆头,不等他开口,那人就拽着他的手臂往外走。




“喂你突然干嘛啦!放手啊笨蛋海胆头!要去…”




“闭嘴。”伊藤真司的语气说不上严肃,却给人不容拒绝的感觉。




三桥决定把今天定为:“不管三桥贵志要说什么都只能说一半然后就会被打断日”




 day的那个日,或者你非要理解成另一个日也不是不行。




这个时段高架桥上很少有电车再经过,桥下的河边静悄悄的,偶尔会响起几声虫鸣。




‘这地方常常被不良们用作决斗,但今晚却很平静,连桥柱上色彩张扬的涂鸦都好像暗淡了些,所以果然……’




很好,现在就连三桥贵志的心理活动都会被打断了。




三桥愣住了,熟悉的脸虽然不是第一次放大,却是第一次零距离贴近。




总而言之…这是个吻,金发混蛋的嘴唇出乎意料的柔软。虽然这形容俗气了一些但确实就像充气的那种棉花糖一样,所以伊藤的舌头几乎没有感觉到任何阻力就深入了进去。


湿软,还有焦糖奶油的味道。




(看来打工期间没少偷吃呢,三桥先生)




为了让这个吻更加深入,伊藤真司不自觉的向前靠近拉近距离,他伸手托着三桥的后脑,少年蓬松柔软的卷发在他指缝间寻找着存在感,微微发痒——指间也是,心里也是。




三桥有些慌乱,他涨红了脸往后退,可他每退一步,他的搭档就会前进一步,直到两人倒在草坡上。




自以为见不得人的感情得到了有些“过头”的回应,三桥感觉就像在沙漠里被晒的脱水的人一下子被强迫灌了八瓶矿泉水。(3)




满足…却超过了需求量。




三桥懵到连话都说不出,似乎应该推开,但是好像还能接受更多…(4)




tbc








(1)动漫第五集的剧情,伊藤存钱买的摩托车,后被三桥失手摔烂。


(2)三桥打工时遇到的不良


(3)请不要一下喝那么多水,会死人的。


(4)同(3)

凌晨3:59


没有名字的熊从33楼跳了下来


凌晨4:00


Julian哭了